当前位置: 大仉新闻网 >> 社会 >> 「agingames怎么注册」刘少奇在安源如何反腐倡廉

「agingames怎么注册」刘少奇在安源如何反腐倡廉

 2020/01/11 18:28:55   浏览次数:371

「agingames怎么注册」刘少奇在安源如何反腐倡廉

agingames怎么注册,1922年春天,刘少奇同志根据党的指示回国,参与领导闻名全国的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这是中国共产党第一次独立领导并取得完全胜利的工人斗争,提高了党组织在工人群众中的威信。

在安源工人运动期间,刘少奇不仅进行了我党反腐倡廉的早期探索,而且以身作则、甘于清贫,始终保持共产党员政治本色。他的行为教育和激励了俱乐部成员和工人,保证了安源工人在社会主义思想基础上的团结和统一,其廉洁故事至今依然广为流传。

坚决反对官僚主义和不正之风

1922年9月安源大罢工胜利后,安源工运和俱乐部建设蓬勃发展,少数工人干部中开始出现官僚习气和腐败行为,刘少奇果断领导和开展了一系列反腐败的实践活动,保证了安源工运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最早的反腐实践者之一,开创了我党反腐倡廉的历史先河。

大量的历史文献、历史资料和历史回忆表明,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在大罢工胜利后的两年多时间内,在刘少奇等人的领导和组织下,开展了大量以整顿作风、清理账目、反对侵占集体经济利益、建章立制为主要内容的反腐倡廉建设,保证了安源党组织和安源工运的正确发展。

1922年9月至1923年7月,是安源工运中的腐败问题和作风不正问题的突出表现时期。官僚主义习气渐盛,主任团各主任到后来都有点官僚的态度,对工友很少细心和悦,一些由各工作处工人推选的工人代表,出现了轻视工人、脱离工人的风气;一些经济管理机构不认真履行职责,导致工作秩序出现混乱。1923年上半年合作社发生了服务股经理陈梅生久欠公款千余元等腐败问题。

刘少奇1923年8月20日撰写的《对俱乐部过去的批评和将来的计划》一文中首先拿起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武器,对自己进行毫不留情的自我批评,俱乐部领导层一致同意对不良行为和腐化现象进行毫不留情的批评和斗争,于是开始了著名的1923年“八月整顿”。

针对已发生的几起侵吞公款、谋取私利的事件,俱乐部在握实查证后,形成决议,作出处理,并及时向广大工人群众报告。关于合作社服务股经理陈梅生侵欠和挪用千余元公款案,安源地委、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对此案做出了处罚决定:“将陈梅生房屋用具封存。暂限半月缴欠款五百元。”同时,陈梅生的经理职务也被辞去。

合作社第二任总经理易礼容借得公款千余元,以到湖南长沙等地购物为由,挥霍一空。俱乐部得知后,组织专人将其缉拿回安源,关押在俱乐部讲演大厅的暗室中,以儆效尤。俱乐部还对其他挪用和欠公款者作出相应处理,其中包括对某些有影响的负责人,例如李隆郅(即李立三)。对于这些处理决定,李立三等都坚决服从,心悦诚服地接受处理。

对严重违反俱乐部章程和纪律的工人,经教育仍无改悔者,作出开除部籍的处理。1923年上半年,矿局桥梁处有140多名工人受聘于一桥梁建设工程,合同规定工程竣工后,他们应散去,但少数工人在竣工后仍要求继续做工,聚众俱乐部闹事半月之久,甚至以死相要挟。

对此,俱乐部召开第53次最高代表会议,作出开除桥梁处成员部籍的决定。还以此为例,教育广大成员要巩固团体,服从大局,遵规守纪。

在刘少奇的强力推进下,八月整顿取得了预期的效果。

严于律己,让哥哥下井当拖煤工人

在安源路矿工人运动纪念馆,陈列着几件刘少奇在安源工运期间所用旧物的仿制品,其中一件又长又大的老式长衫格外引人注目。

在安源的时候,刘少奇生活非常艰苦,每年冬天天气寒冷,他便是穿着这件旧大衣过冬。因为衣服又长又大,穿在身上时极易拖到地上,活像京戏中的“戏袍”,工人们便戏称他穿的是“唱戏的旧戏袍”。他的一双旧皮鞋后跟缺了一半;一顶旧式的鱼鳞帽子上还有个洞;袜子呢,外面看起来好好的,又厚又保暖,可实际上,这袜子却是个早已没了底儿的“筒子”。

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胜利后,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进入快速发展的阶段,无论是从声望还是经济上,都有了很大的提升。作为俱乐部主要领导人之一,刘少奇同志的工作任务也更加繁重了,长期不规律的生活让他患上了严重的胃病。

当时,路矿工人俱乐部工作人员不论职位,月薪都是15元。俱乐部考虑刘少奇的身体,要将他每月的生活费提高到200元。刘少奇得知后说:“只要15元,我们是工人代表,不能和资本家比。”

刚开始,俱乐部以为刘少奇嫌钱太少,准备再给他增加100元,刘少奇还是坚决拒绝。工人们大惑不解,有的议论说:“他一不图名,二不图利,图个啥呢?”刘少奇得知后,召集党员和积极分子开会,说:“我们抱定社会主义的思想,从最黑暗的家庭奋斗出来,到中国这样沉寂的社会里面,干这种改造社会的事业”。

最终,刘少奇还是坚持和大家一样,每个月领取15元工资。据当时俱乐部会计股的财务报告记载,刘少奇从1922年9月至1923年10月一共14个月中合计支出银洋199元,平均每月还不到15元。

年轻的刘少奇不仅严于律己,对亲人也不肯放松。安源大罢工胜利后,年仅24岁的刘少奇被拥戴为工人领袖,并且被选上了俱乐部主任。金秋9月的一天,刘少奇的哥哥刘作衡搭火车风尘仆仆地从炭子冲来到了安源,见到刘少奇后,兄弟俩都很兴奋,各叙离别之情。哥哥说:“乡里人听说你在安源干了大事,都高兴得不得了,都要来找你寻事做呢。我这次一来是看看你,二是来找个事做。”

刘少奇转身交待俱乐部干部周镜泉,要他去把自己的哥哥安排在井下工作。周镜泉一想,怎么能让刘主任的亲哥哥去井下拖煤受苦受累呢,便自作主张地把他带到铁路局安源车站停车房,安排了个写算的事做。

有一天,刘少奇去停车房开会,一进门,看见哥哥正在办公桌上打算盘,很是奇怪,便向领班了解了详细情况。

散会后,刘少奇到俱乐部把周镜泉找来,语重心长地说:“老周呀,你不要给我帮倒忙,人家会说我们朝中有人好做官呢!再说,我们的斗争还没有最后胜利,还没有打倒资本家,我们就更不能只想自己的事,要多想想工友的事。”然后,刘少奇又作了自我批评:“这件事我也有责任,对哥哥教育不够。我明天去找哥哥谈谈,还是叫他到井下拖煤去。”

第二天,周镜泉就安排刘作衡下窿井做了一名拖煤工人。

资料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中国纪检监察报等

栏目主编:陈琼珂 文字编辑:陈琼珂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徐佳敏